内蒙古快333期开奖

達州日報:化解矛盾在基層 為民服務心連心 渠縣依托“農民夜校”緊密黨群干群關系

——走進渠縣“農民夜校”系列報道之三

作者: 來源: 錄入者:渠縣黨建 發布時間:2018年03月28日 點擊數:

達州日報網消息 “農民夜校”既是培訓農民的重要載體,更是連接黨和群眾的一座橋梁。如何更好地發揮“農民夜校”的教育引導作用,引導農民群眾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,還要從群眾實際出發,通過干實事讓群眾滿意;通過惠民生讓群眾擁護;通過解難題和群眾連心。

在渠縣,黨員干部利用“農民夜校”這個平臺,講解惠民政策,化解基層矛盾,響應農民訴求……把加強黨的建設延伸到了最基層,增強農民群眾跟著共產黨走的信心,構建起了更加緊密的新型黨群干群關系。

干部群眾面對面 惠民政策當面談

定遠鄉團寨村的“農民夜校”教室,可以容納數十名學員。3月22日下午的一堂夜校課堂,偌大的教室里涌入了一百多名來聽課的村民,夜校講師臨時決定把課堂搬到外面的院壩里。

“音箱里的聲音嗡,我們聽不清楚!”有群眾在人群中喊。渠縣醫保局辦公室主任王小瓊放下話筒,扯起嗓子講:“今天給大家講一講醫保報銷范圍和報銷流程……”一個多小時的講解結束,王小瓊的嗓子有點“冒煙”,剛喊了聲“下課”,村民們一擁而上,將她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“我老漢的高血壓怎么辦特殊門診?”

“住院假如花2萬,醫保能報好多?”

“我馬上要外出打工,醫保在深圳怎么用?”

上課講的是政策和條款,具體辦理流程則要逐一回答,眼看著又一個小時過去,天也黑了下來……“晚上夜校放壩壩電影,武打片《戰狼》好看得很,趕緊回去宵夜好來占位置。”村主任張長春放出消息才給王小瓊解了圍,“王主任的電話大家都留起了,這些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完,以后隨時可以打電話咨詢。”

在渠縣,“農民夜校”的老師除專業技術人才外,還有縣委、政府以及各個部門的黨員干部。王小瓊所在的渠縣醫保局就有10名夜校老師,工作任務著實不少,60個鄉鎮536個村(社區)的醫保政策宣講,全都要落實到每個人頭。

王小瓊不僅要忙辦公室的日常工作,還要在射洪鎮、定遠鄉、有慶鎮、渠南鄉、中灘鄉5個鄉鎮里輪流授課。每年十幾節課講下來,對于如何講課,如何宣傳黨的政策,她總結了三條經驗:一要換位思考,了解農民想什么;二要言淺意深,從村民身邊的故事入手;三要有問必答,讓群眾覺得和藹可親。通過在全縣成立政策法規宣講團,渠縣“農民夜校”讓干部和群眾在一個屋檐下面對面,手拉手、心交心,強力扭轉黨員干部群眾觀念淡薄,服務意識弱化,破解了黨員干部脫離群眾的難題,贏得了群眾的一致好評。

農民夜校辦實事 為民服務謀幸福

渠縣三匯鎮方碑村,過去是有名的問題村,群眾信訪不斷,工作問題連連,干群關系一度十分緊張。2017年初,村“兩委”完成換屆,三匯鎮黨委委員、人大主席李春,被下派到方碑村擔任支部書記。

方碑村干群關系緊張的主因,是480萬元涌匯公路占地補償款遲遲不能分發到戶引起的。這筆款項早在2014年就已到帳,由于不能確定各戶的補償金額,拖了三年多時間都發不下去。

“占地的時候沒有精確測量,原始記錄又被幾輪承包改得面目全非,村民之間又存在土地的互相調換……該分的錢看得到卻拿不到,群眾對干部怎么會沒有意見。”李春借助“農民夜校”請來法律專家,給村民講土地補償的政策和依據,便于接下來開展補償下戶,可是第一次開課,村里的大喇叭吼了半天,來的人卻寥寥無幾。

“農民夜校不是僅僅局限于課堂,還可以延伸到田間地頭、鄉村院壩,只要有農民聚到一起的地方都可以開講。”為了化解矛盾,李春組織“農民夜校”天天開課,先講土地政策和法律法規,再談占地數量和補償款落戶。

通過生產隊長寫回憶錄,村民之間互相佐證,夜校課堂解決爭議……幾個月后,一份精確到分的賠償款名冊終于在“農民夜校”里被敲定,經過公示,全體村民最終舉手表決通過。回憶當初一共講了多少次課,李春已經記不清了,“大概吃了50盒金嗓子喉寶吧。”

拖了幾年的補償款下了戶,村里新建了16公里水泥路,200盞太陽能路燈照亮了全村……村民們漸漸發現,當初大家坐在“農民夜校”里商議的一件件好事都變成了真事。

上訪的群眾逐漸沒有了,大家有訴求就在夜校里說,有困難就在夜校里講,受了委屈就在夜校里拿出大家評……2017年底,方碑村在三匯鎮的述職測評中被評為第一名。

留守兒童到夜校 黨在基層暖人心

每到節假日,貴福鎮文樂村“農民夜校”都有老師為留守兒童們輔導家庭作業;在渠北鄉云豐村“農民夜校”,志愿者們在教孩子們用嫩草編蟋蟀;在三匯鎮大洞村“農民夜校”,來自各條戰線的“愛心媽媽”正在開展“心靈驛站”活動……

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,農村越來越多的青壯年勞動力外出務工,他們留守在家的子女已成為一個龐大的群體。留守兒童的教育問題在農村日漸突出,引起社會及政府的高度重視。在留守兒童的教育缺失上,渠縣借助“農民夜校”,將原本建立在鄉鎮中心校的“留守學生之家”下移到村,補齊這塊短板,解決社會難題。

“引導農民群眾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,首先要給群眾服好務。”渠縣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長唐令彬琢磨:單純強調“到課率”,可能會讓“農民夜校”走入形式主義的誤區。理論教育、文化培養、移風易俗等工作不能一蹴而就,必須循序漸進,做到潤物無聲。

2017年以來,渠縣結合“農民夜校”開展喇叭工程,2400余個鄉村大喇叭為群眾進行政策宣講、普法、技術傳授和文化科普,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障礙。“夜校大喇叭的開通,不僅讓我們了解了更多的惠民政策,也勾起了我們童年的美好記憶”,今年52歲的柏水鄉小寨村村民常邦友深有感慨。

目前,渠縣所有行政村的“農民夜校”大喇叭都會定時響起。最近正分時段播發習總書記來川視察講話,貫徹全國兩會精神的內容。無論在廣場院壩跳舞,還是在田間地頭勞作,或是在園區工廠忙碌,大家都能聽一聽“農民夜校”大喇叭廣播,這已成為渠縣農村一種新的生活方式。

記者點評: “農民夜校”作為基層黨建的一個新平臺,已逐漸成為農村黨員群眾教育培訓的新陣地。“黨辦夜校”“夜校姓黨”的核心價值在于引導農民群眾感黨恩、聽黨話、跟黨走。渠縣從為民服務、矛盾化解、助難解困中入手,解決了理論教學中“不想學、怎么學、學不懂”三大難題。

當前,個別“農民夜校”在開展理論教育上片面追求數字量化,開會多少次,參會多少人,心得多少篇……殊不知已經走入了形式主義的誤區。渠縣在理論學習上另辟蹊徑,通過密切聯系群眾回答我是誰,通過主動服務群眾回答為了誰,通過關心關懷群眾回答依靠誰,提高了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,達到了感懷教育群眾的目的。

農村基層理論教育區別于領導干部培訓,我們在教育方法上要不斷改進創新,用基層黨員和群眾看得到和摸得著的東西來教育和感化他們,只有這樣才能讓基層的理論教育培訓更接地氣,更富成效,更入人心。(達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羅丹 龔俊 攝影報道)
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内蒙古快333期开奖